澳门太阳城赌城官网

读《许三观卖血记》有感

发布者:卢进丽发布时间:2020-06-08浏览次数:12

《许三观卖血记》:血缘隔离不了温情,变迁更改不了陪伴。

书架上一本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口评不错,想着最近书荒,余华写的,不会错。谁想一拿起来,就着了魔似地放不下来,没几天就读完了。在这之前,唯一看的关于社会之类的作品也就茅盾的《子夜》。可能是书中时代和现在相隔有点距离的原因,很多地方时代感很重,人物被蒙在时代框架中出不来的感觉,总和现实生活有点距离。一开始也就抱着这种“远处观望”那个时代的故事的心理去看了,但余华的这本书,确有些不同。书中有时代,但还有血肉,更有温情。

整本书以主人公许三观为中心,画卷般展开,向我们展示了他从年轻至年迈,在各种时代背景下所经历的事情。

许三观的父亲早逝,母亲又跟着国民党的连长跑了,是他一个人摸索出城回农村找爷爷,筋疲力竭的时候碰巧被还不认识的四叔捡回了家。后来爷爷和四叔把他扶养长大,他也回到了城里,做了丝厂的送茧工,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下里巴人。在那个时代,这样的人遇到生活难题总是难以化解的。偶然的一次机会,年轻的许三观“跟风”和农村人一起去卖第一次血,从此,他加入了卖血的队伍。第一次的卖血,可能只是出于好奇,但没想到的是,自此以后,许三观又靠着一次次的卖血,才勉强度过生活的难坎。

许三观可以说是命苦的,不仅是在身世上,还是在之后的生活经历上。好不容易结婚生子,最喜爱的大儿子许一乐却不是亲生的。小说中的一乐是许三观的老婆许玉兰被何小勇强奸后生下的孩子,对于许三观来说,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屈辱。在街坊邻居都在茶余饭后嚼着“许三观甘愿做缩头乌龟替别人养儿子”的舌根时,他没有抛弃这个孩子,只是选择了“认命”,我想很多人会觉得他窝囊,但他其实是在保护这个幼小的孩子的尊严、保护许玉兰的尊严。 许三观对一乐是有偏见的,但这种偏见只源于他的身世,丝毫不影响许三观对一乐的疼爱。许三观不仅在平时甚至在饥荒的年代里也没有少了这个孩子的吃穿,而且在一乐闯祸打伤了方铁匠儿子需要医药费时,他起先刀子嘴地告诉一乐自己不是他的亲生父亲,逼迫孩子去找生父何小勇要钱,后来又豆腐心地自己卖血去赎回物品。

同样地,许三观又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。当何小勇被大卡车撞倒后,命悬一线时,当地有一个习俗就是让亲儿子上屋顶、坐在烟囱上喊魂,连着喊上半个时辰,灵魂就会回来,垂危的人就会生还。何小勇与许三观的关系,的确是尴尬的,听闻这个消息许三观也的确有幸灾乐祸,然而在这之后,他并没有袖手旁观、见死不救。他明白:做人要有良心。于是他对一乐说:“只要是人的命都要去救,再说他也是你的爹……”。

许三观是善良的。他一共卖了11次血,其中有7次与一乐这个养子有关的,儿子不是他的,但他总是心甘情愿地付出。他的善良还表现在对他老婆许玉兰的身上,文革期间,许玉兰因为与何小勇的往事被当作妓女批斗,被迫剃了阴阳头,每日还要挂着重重的牌子在街上受人们打骂欺负。时期特殊,但许三观并没有抛弃妻子,给她送饭的细节我们就能看到,他把肉和菜放在米饭下面,特意给别人老婆吃光米饭以此来惩罚她、和她划清界限,等人家离开,又悄悄地告诉老婆饭底下藏着红烧肉呢。

许三观是那个时代的小人物,自然也有小人物的思想狭隘、小气、有私心。有一次在饥荒年代,他卖血后要带家人像过年一样去饭店吃面,唯独留下一乐,让他自己在家里买红薯吃。这种巨大的落差感,对孩子的心理又造成了怎样的打击!但最终,还是他的善良战胜了他的狭隘和冷酷,当许三观把负气出走、又饿又困的一乐找回来,背着他慢慢回家时,有这样一段描写:

一乐看到了胜利饭店明亮的灯光,他小心翼翼地问许三观:

“爹,你是不是要带我去吃面条?”

 许三观不再骂一乐了,他突然温和地说道:

“是的。”

读到这句话,真的泪目。或许许三观一开始对一乐的确无情,但是长久相处的互相喜爱,早已弥补了没有血缘下缺失的亲密。

小说近尾,从生产队回来的一乐得了病,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许三观做了一件可以说有些壮烈的事情:一路卖血一路去上海。从他居住的小城到上海的路上十天,他前前后后就卖了四次血。甚至于昏倒在医院里醒来后他还想继续卖血救儿子。我想许三观早已把一乐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,会倾尽一切去救的亲生儿子。

他卖血娶老婆、他卖血弥补祸事、他卖血改善伙食、他卖血为儿子打点前程、他卖血为儿子治病……可以说许三观这一生遭遇的坎坎坷坷,都是靠着卖血一次次化解的。卖血成为了许三观生命中无能处理时解救一切的最笨拙的办法、也是最后的办法。在他认为,只要他的血还有人要买,之后的任何祸患都是可以解决的。可多年过去,当许三观的头发白了,牙齿掉了七颗,他家已经不再为一盘炒猪肝和二两黄酒发愁的时候,他突然想去卖一次血,只为他自己,不为其他任何人!可是,他太老了,他的血没人要了。许三观这才真正意识到了,自己已经老了,再也不能卖血救急了。对未来灾祸的忧虑使他感到无力,他像失掉了魂一样,忧忧郁郁、泪流满面。人生的沧桑莫过于此吧。但好在,事过时迁,这一家人在经历了苦难之后,终于迎来了好日子,身边,也有彼此陪伴。

纵观全书,我感受到的,还有浓浓的人性的温情。

许三观对许一乐,是无比温暖的父子深情;许三观对许玉兰,是岁月陪伴的夫妻温情;何小勇的妻女拿出辛苦积攒的财产为一乐治病,是特殊的往事的温情;还有许三观四处奔波卖血,在林浦的时候,周围的人看到他那样喝冰冷的河水,后听说了他悲惨的处境,专门给他弄了茶水,送来了盐。他们说:“盐吃不了你就带上,你下次卖血的时候还要用。茶水你现在就喝了,你趁热喝下去。”还有他住旅店时,隔壁床的农村人看到他冷得瑟瑟发抖,主动问要不要把猪崽放到床上给他暖和暖和身子,又担心许三观这样的“城里人”嫌脏,是素不相识的人的温情;还有还有……

其实一开始拿到《许三观卖血记》,相信很多人会和我一样疑惑:为什么叫“许三观”?“三观”这个词和当时的时代总觉得格格不入啊。但读毕,我确实认可了这个名字,“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”,许三观是那个时代的小人物,微不足道,但他用他人生的闪光点,向我们展示了什么叫美好的“三观”。

新闻来源:建筑与设计学院 吕心田摄影:责任编辑:赵雪婷审核:范韶维

图片新闻

视点新闻

视频新闻

基层快讯

媒体矿大

文艺园地

矿大故事

光影矿大